寺岛树书

赞美黑暗和未竟的造物。

我回到北方,出完整的太阳,风总是很大。我的窗外亮着一堵恒定的光壁,向睡眠的人浇灌铁灰的汁液。上火车的夜晚,扒窗沿看沉叠的天穹,光秃发霉,不生长月亮。我看到荒野,荒野上浮动一个细小的光点。延伸、溢向深夜的原野上只有它一个,像贴在树枝上的金箔,伪装微缩的白昼,充当着遗落的路标。它内里是所有来临过的太阳,所以它是废弃的工厂,冰冷、笔直、落魄的光束跌倒交错,灰尘包裹着尖锐的骨折。它闻起来是每个生锈伤口发酵的味道,它太小了,无法支付一个昂贵的月亮,所以夜晚只有它做野草和潦倒的灯盏。月亮是好的,月亮是精致、澎湃的一筐小小的光,它们是忧郁的太阳切片,惧怕大地上向它索要生命的蠕动的口腔。

我面前站着和我孕自...

快要4k了,评论里抽两个送书。和我讲一讲令你欢愉、清晰、或搁浅的一个人。

“我很愿意是爱国者,但首先是‘人’。倘若两者不能兼得,那么我永远选择‘人’。”

你同我告别,我是高兴的,正如我同你告别。因为我们的离开都是一个谜题的破解,你终于看清了我,明晰我并非你所甘愿,你去寻找下一个轮廓更清晰的魂魄。虚拟平台有一个好处是选择余地的软化,如果你在我身上不再找到土壤,你应当、且我需要你离开。我们双方都在时日里为对方修剪线条,于是自我意识生长,自我生长所需也明朗。

如同我曾经所写,网络上的关注出于各自的需求,这个关注群体的变动增减都是直接心理状态的投射。这种投射不应当是虚假、虚荣、有违自我的,我希望所有注视与离开都充满明朗的认知和平静。

网络已经是虚拟,处在网络上的你我,就更诚恳一些。

重要的并非阅读多广博,是你不要一读被性侵作者的书就立刻发表“无法想象,太可怜了,社会没救”的言论,不要读到家庭悲惨作者的文章就说“不可理解,从未经历,您真可怜”,不要看到人自杀就替她谴责社会、替她父母悲伤,不要在看到社会新闻的三分钟内完成你所有的判断和感想。不要认为所有事的因果,都像刷新页面的动作那么简单。

我对快速旋转的碎片感到的恐惧是人被操控,符号无形地吞噬人。你知道年前那部讲游戏人物友情的电影,用网络上人的点赞、目光、和猎奇心换取钱财,这表现出的仅仅是友情吗,围困在网络中的人类彼此拼命吸引对方的注意,甚至到了用摇尾乞怜而达到所谓温情结果后全网欢呼落泪又觉得人间值得的荒诞地步。网络把人类...

深夜下雨,下得人魂魄潮湿,肌理沟壑都盈盈。而畴昔虑落,我终于像涩口的果子,情意淅沥,皮肉青白,紧紧裹起大地的汁水。

此刻天穹打褶,缩合的月亮一点一点鼓起来,澄明肿胀,触手生温,终于燃上脂白,照着满地沙沙的水,匆匆折向夜寂处去。

回答

1.能不能请您分享几本喜欢的书呢?

不会有固定答案,请看您自己喜欢的。


2.可以请分享您日常的生活安排?

该做的做完,做想做的。


3.能不能请您分享几本您认为对写作和理解生活有帮助的书呢?

没有具体书目,只有一点:少看励志鸡汤。


4.你爱这世界什么?

实则不论爱什么,都是爱世界。


5.如果现实生活中发生对你打击很大的事情,你会怎么做?

会伤心。其后能补则补,尽心尽力,顺其自然。


6.您认为不爱父母是罪吗?

不爱是因果。


7.想问您是怎样看待死亡的?

必然发生。


8.此刻在想什么呢?

想您为何问这个问题。


9.分享读书+1

多...

1 / 34

© 寺岛树书 | Powered by LOFTER